注册

共享经济项目:从蔚然成风到倒闭潮

2017-12-27 00:35:00 法治周末 

  资料图。

  编者按:

  2017年,互联网领域可谓精彩纷呈、热闹非凡:在这一年,人工智能军团你方唱罢我登场,在与人类的一场场对弈中无情“碾压”人类智商;这一年,共享经济一度蔚然成风,然好景不长,除了几家独角兽脱颖而出,更多的则上了死亡名单;这一年,随着更为明确、细致的监管政策落地,整个网贷行业步入了整改深水区;这一年,直播业强者频获融资,弱者出局,演绎了一幅冰火两重天的图景:这一年,借助互联网的新型骗局也不断变异出新,觊觎着人们的钱包……回望过去,才能更好地看清未来。互联网专刊部特别选取了共享经济、直播、互联网金融、购物全返四大细分领域,推出四个版面的年度盘点报道,从中不仅可以一览行业风云变幻,也可以窥见互联网新兴模式与现行法律之间的磨合与冲突。

  很多共享经济项目只是披着“共享经济”的外衣,实现宣传和融资的目的,除了噱头几乎无其他价值,最终就会因缺乏足够多的用户群体,无疾而终

  共享单车进入清洗后的下半场

  短距离出行有共享单车、出门手机没电有共享充电宝、想要运动小区里就有共享健身仓、想唱歌还有商场的共享KTV……层出不穷的“共享们”,已经渗透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回顾2017年,共享经济曾引起资本界的狂欢,追风者们前赴后继,蜂拥而至;然而,从下半年开始,共享经济就进入了“寒冬”。一边是冷静下来的资本方,一边是被追风者扰乱的市场,随着资本和政策的收紧,“倒闭潮”蔓延到各个共享领域,押金难退随之成为行业通病。

  随着监管层、资本方、创业者、公众等各方主体,对共享经济认知的加深,市场正在回归理性,共享经济已进入下半场。

  共享经济现“倒闭潮”

  2017年,最热的创业风口应该当属“共享经济”。IT互联网行业商业信息服务提供商IT桔子发布的季度报告显示,仅2017年第二季度共享经济领域投资就达58起,融资481.63亿元,约占整体市场融资的30%。

  但出现问题最多的,可能也是“共享经济”。在历经一年多爆发式增长后,诸多共享项目在今年开始猛然“刹车”。据不完全统计,一年来有将近20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倒闭或终止服务,包括7家共享单车企业、2家共享汽车企业、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1家共享雨伞企业和1家共享睡眠仓企业等。

  作为共享经济领域备受关注的共享单车,今年年中,在两大巨头摩拜和ofo相继拿到巨额E轮融资,迅速扩张、大打价格补贴战时,共享单车的战事也进一步收紧。6月13日,悟空单车打响共享单车倒闭第一枪;8月,町町单车宣布倒闭;9月,酷骑单车位于沈阳、合肥等多地的分公司陆续被曝“人去楼空”;11月,位于第二阵营的两位主力小鸣单车和小蓝单车也相继离场,使得用户押金安全问题日益凸显……

  另一个同样受到资本青睐的共享领域——共享充电宝,在今年上半年发生了19起投资事件,投资总额超10亿元人民币;然而,进入下半年后,不少企业遭遇了“断电”危机:10月11日,共享充电宝公司“乐电”宣布停止运营,成为行业内第一家正式宣布倒闭的共享充电宝公司,存活时间仅为7个月;11月,仅入局两个月的美团点评,也宣布停运共享充电宝项目;除此之外,媒体报道,已经出局或已处在项目清算阶段的还有河马充电、小宝充电、创电等。

  “我们的每一个牛逼都是含着泪吹出来的,那花了巨大的成本和心血,也让我们最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如果当时在资本市场融到钱,如果用户和股东还能继续信任我们,我们完全有可能去创造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商业模式。”10月底,共享汽车平台“EZZY”倒闭后,其创始人付强的一番自述,或许道出了不少黯然离场的创业者心声。

  “资金弱、运营差,是一些企业率先被市场淘汰的两个因素。”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不少共享企业盈利模式单一,对资本依赖程度过高,一旦融资跟不上,失去资本支持后的高估值“泡沫”很快就会破灭,即出现“倒闭潮”。

  此外,还有不少共享项目,例如共享女友、共享雨伞等,被业界认为有名无实,只是披着“共享经济”的外衣,实现宣传和融资的目的,除了噱头几乎无其他价值,最终会因缺乏足够多的用户群体,无疾而终。“目前,共享经济正处于"去伪存真"期,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对社会闲置资源进行再次调配,从而让大众能够以低廉的价格享用这些资源。”宋清辉认为。

  解决瓶颈还需完善信用体系

  在共享经济下,汽车、充电宝、衣服等各类共享产品,均涉及押金或预存款。共享单车押金难退的问题,也引发业界对于共享经济押金收取、使用及监管的思考。

  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此番共享单车企业的“退潮”,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共享单车新政中明确规定,押金应该"即租即押、即退即还",立法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朝一日共享单车平台经营不善,消费者的押金跟着打水漂;然而,频繁曝光出来的押金难退,恰巧证明共享单车平台已经用各种方式挪用了本属于消费者的押金,相关监管并没有落实到位。”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专家委员朱巍指出。

  以小鸣单车为例,根据媒体报道,今年9月,小鸣单车曾声称,用户的押金是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600015,股吧)监管。但华夏银行方面表示,小鸣单车开立的是一般存款账户,该行无须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

  朱巍表示,已经曝光出来的单车平台押金亏空问题,仅是共享经济整体量级中的一部分,押金和预付款的资金安全是共享经济发展的关键点;共享经济平台必须严格履行押金和预付款交给第三方银行监管的法定义务,消费者的资金安全不属于市场自由行为,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建立全方位的监控体制,严格履行法律赋予的责任。

  中国消费者协会认为,加强对电子商务经营者收取押金、预付费的立法规制,是从制度层面保护广大消费者的治本之策,因此,呼吁正在加紧制定的电子商务法中明确作出立法规制;对于电子商务经营者收取押金的,建议采取由商业银行或者支付机构进行“预授权”冻结的方式;对于收取用户预付资金的,建议按照国家规定提供保证保险、银行信托、第三人担保等不可撤销的担保。

  记者注意到,目前,ofo单车、摩拜等企业已对上海、杭州等城市尝试免押金服务。“共享经济免押金是未来趋势,但是短期内还难以实现。原因是我国的信用体系还未建立起来,共享企业和消费者之间的信任问题还需要依靠押金解决,信用免押和收取押金并存的局面还会继续存在。”朱巍指出,共享经济要想获得好的发展,必须完善信用体系建设。

  此外,有观点指出,目前共享经济诸多细分领域处于发展初期,服务与产品的安全性、用户数据保护等方面均存在着不足及隐患。朱巍认为,共享经济未来的发展,还得益于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技术的不断成熟,因此应进一步加强技术应用,以技术提升效率、节省资源、改善服务,为人们创造更好的生活。

  酷奇单车用户张志的苦恼

  “要不我也去大街上搬一辆单车回家?”面对迟迟拿不回的押金困局,酷骑单车用户张志(化名)萌生过这样的念头,不过随即又打消了:“私自占有单车肯定是不对的,更何况现在App都无法扫码使用了,把"僵尸车"搬回家又有什么用?”

  今年9月,家住北京的张志去太原出差,在当地注册了酷骑单车使用,交了298元押金;回到北京后,因平时经常使用的是摩拜和ofo,便于10月27日在酷骑单车中申请退回押金,不过一直没有成功退回,至此走上了“押金维权”之路。

  和张志有一样遭遇的用户不在少数。“自11月23日起,中消协不断收到酷骑单车消费者来信,要求退还押金……截至12月21日,中消协已收到全国各地消费者请求诉讼信2064封。”中国消费者协会于近日发布公告,称将向公安机关提交刑事举报书。

  对于此事,酷骑单车方面回应称绝不推卸应该承担的责任;此前公布的线下退费点,由于上门人数众多,影响当地社会秩序,不得已关闭;自11月20日开始,酷骑单车开通3部退费电话,至12月22日累计已经帮助用户退费1.3万多笔。

  “酷骑单车公司公布的这3部电话,我天天打就没打通过,一会提示"用户正忙"、一会提示"正在通话中",退的这1.3万多笔估计有不少是黄牛党所为。”张志的怀疑不是毫无依据。

  11月初,《华商报》报道,网上有人收取120元代办退酷骑单车的押金,不少人都成功退款,彼时就有用户怀疑是酷骑公司员工敛财,或者是公司为少退押金所为。

  法治周末记者多次拨打上述3部电话以及酷骑单车客服电话,未有人接听。黄牛党到底是何身份、如何做到成功退款,尚不得知。但在押金难退的困局下,的确滋生出了这种有偿代办,甚至借机骗取用户手续费的乱象。

  张志称在多个酷骑单车维权群中,充斥着不少黄牛党,声称只要提交姓名、手机号、订单截图就能替用户办理退款;不同的黄牛收取价格不一,有的只要5元,有的则收费上百元,鱼龙混杂真假难辨。

  法治周末记者加入一个名为“酷骑单车押金”的QQ群,的确如张志所言,群主声称收取185元可以办理押金退还业务,为了显示自己的能力,这位群主每天会在群里发布已经成功办理退款的交易记录截图,也有一些自称是酷骑单车用户的人回复确实收到了退款。

  不过,张志依然处于观望状态:一来因为代办手续费不菲;二来担心是骗子自导自演的骗局,此前其身边的朋友就遇到过类似的陷阱,声称可以代办退押金,但在用户付完手续费后,就被拉黑了。

  其实,由于此前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监管问题一直没能得到彻底落实,使得一些个别企业出现经营困境后,用户的押金退还之路就变得异常艰难,黄牛党也就应运而生,目前不仅酷骑单车存在黄牛党代办退费,据媒体报道,小蓝单车亦是如此。“能投诉的渠道都投诉了,为了几百块钱的押金再去起诉,维权成本也太高了,现在能做的只有继续等待吧。”张志说。

  前途越被看好

  越要珍惜羽毛

  圣诞节前夕,朋友圈中一片祥和的节日氛围。而共享单车押金维权群里,依然还有“受害者”在惦记那未退回的押金,互相打探最新消息。

  “希望媒体多关注一下退押金事件。”一位采访对象对法治周末记者再三强调说,“虽然这几百元不算多,但是这么多用户的钱汇集到一块,就是一笔巨款,最后企业运营不下去,不能让无辜的消费者来买单吧?”

  每个人都是消费者,作为共享单车用户的记者,也非常理解维权者的感受。11月30日,摩拜、ofo被曝挪用60亿元押金用于填补缺口,消息一出,身边不少朋友都连忙打开这两家App申请退回押金。尽管摩拜和ofo纷纷紧急作出澄清,但想必这场误会也让平台流失了不少用户。

  可以看到的是,押金兑付难题的蔓延,已让共享单车用户成为惊弓之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用户担心押金不保。资金有被挪用的风险,消费者没有知情权,不安全与不透明是目前存在的两大问题,押金信任危机仍然待解。

  经历野蛮生长之后,共享经济上半场止于“押金之殇”,不禁让人反思,当下的社会发展、企业诚信、公众素质,是否已经能够匹配这个新的经济形式的发展。

  当然,在共享经济的大背景下资源共享给社会形成了巨大改善,未来共享经济仍然需要得到支持。但是共享经济发展的脚步不妨走慢一点,以避免出现“膨胀”或跑偏的情况。正所谓,前途越是被看好,越需要珍惜羽毛。

  记者认为,任何行业的发展,都应以消费者权益是否得到有效保障、消费者福祉是否得到有效提升,来作为出发点和归宿。

  责任编辑:王硕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共享经济项目:从蔚然成风到倒闭潮》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