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元春:2018年中国经济最大的困难在于政府体制改革

2018-01-10 11:52:33 和讯名家 
  刘元春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

  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

  回顾过去几年,自2008年以后,特别是2013年金融方面的问题,工业领域价格持续下滑问题,2014年的债务问题,地方投融资平台难以为继问题,2014年东北经济塌陷问题,2015年股灾,汇市震荡问题,同时还出现局部地方的金融塌陷问题。2016年大家也心事重重,开局都很悲观,年底总结发现还不错。2017年大家原来也很悲观,出台了12个投资包,总额达到8万多亿,但总结后会看到基本上稳定在6.8%这样的水平。但2018年不一样,普遍认为会更好。

  今年很重要的共识是经济增速到了新平台上趋稳,经济会更好是核心,达成这样的共识主要是因为:一个是国际形势一片大好,外贸需求会持续上扬,为中国经济注入了活力和推动力,外部环境的持续改善是很重要的支撑力;第二个是消费依然强劲。大家会看到1-11月份,消费增速依然保持两位数,网购速度保持在30%的水平,很多人讲2018年收入有保证,如果加强高端供给和高端服务的短板,消费的释放会更上一层楼;第三个是创新型产业的出现,新动能的展现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很重要的支撑力,新时代、新现象、新经济所展现出来的新面貌让大家感觉到祖国会更好。而风险方面,2015年、2016年我们的核心主题是找黑天鹅,都在讲黑天鹅,2017年开始找灰犀牛,但今年年底,中国国家资产表出来,银行资产负债表、国有企业资产负债表、居民资产副表出来,发现2017年又大踏步的前进。因此,有一个信号是风险已经得到有效遏制,黑天鹅不见了,灰犀牛渐行渐远,大家总结经济增速趋稳,结构转型进一步持续,风险得到有效遏制。

  但是学者的使命不是形成共识,而是要在共识中间寻找风险,在乐观中间看到风险,要有忧患意识。因此,在学院派里很重要的是要观察到分歧是什么?要解剖小概率事件的逻辑是什么?所以对今年增速的分歧依然存在,OECD对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是6.4%,一些学者预测2018年世界经济最大风险有两个:一个是欧美的金融泡沫;二个是中国能不能真正的进行深度改革,能不能够真正的在结构性改革中间重塑中国的动力。他们认为中国经济的趋稳本质上不是真正的市场型趋稳,而是政府强大力量的一种趋稳。欧美经济的繁荣是一种病态繁荣。他们认为世界经济整体现象并不像展现的那样一片乐观景象。因此,中国经济在2018年,投资增速如果下降两个百分点,经济增速下降0.3、0.4个百分点是很正常的,也就是跌破6.5%这个关口也是很正常的,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声音。另外一个是清华团队的声音,认为经济增长速度可能达到7.0%,比今年增速还要高,比如我们高新技术跑的很好,技术园区遍地开花,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是我们都知道,任何一场创新,特别是真正的创新失败率非常高,成功率不到10%,这是我们要反思的,就是任何一场无论是市场主导型的创新,还是政府主导型的创新,它的失败如何来估量。我们是人力资本大国,没有迈入真正的强国行列里,因此新技术、创新人才、创新的企业和创新的组织在中国依然是非常稀缺的资源。因此,在政策思考里,在新一轮创新中,会有一批企业、一批产业、一批技术,成功的在各类平台上孵化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但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投资,会成为第二轮呆坏帐问题很可能比上一轮还要大,因为加杠杆加的很猛。尤其是目前地方政府做很多产业引导w88981优德游戏下载,做很多新的招商引资平台,这种隐形化、杠杆化会导致新一轮地方政府的债务扩张,实际上比上一轮带来的问题还要凝聚。

  接下来,考虑处置这些问题的方法。从前瞻性角度来看,中国目前政策上持续性已经到一个很重要的临界点,特别是财政政策的持续性。必须要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从过去高赤字率转向一个适度的赤字率。过去依靠稳增长政策所支撑的一系列假像,都会逐步显露出来。2018年是考验实际上政策转变和政策的可持续性的很重要的年份,但对于今年政府的政策定位的解读存在着分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定位为: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积极财政政策。如果简单解读这几个字,可能会出现一系列的问题。我们必须从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地方政府的债务约束下的行为模式来解读财政政策的走向,从中国的金融风险,整个风控发展趋向来解读货币政策的这种变化。在认识中国这一种结构转化,认识中国新动能变化过程中间会有一个更深刻的过程。对于风险和分析认识依赖于对一些深层次政府行为的认识,而不是简单的进行一些概念性描述。

  因此,依然有很多分析,以及很多不确定性。第一个是政策定位的不确定性;第二个是外部不确定性;第三个是金融风险释放的路径的不确定性。我们也要认识到过去几年,金融风险是一个上行周期,不断的爬坡,不断进行债务累积。这个过程很艰难,但也要认识到未来是背着巨大的债务要下坡,下坡的问题更严峻,即上坡容易下坡难。风险积累起来很简单、很快,但风险释放起来很艰难、很漫长,并且风险的释放会更隐蔽。在下行区间的时候,在金融周期的下行周期的时候,是我们更要高度关注的。第四个是改革深度的不确定性。预计2018年经济会更好来源于我们对新政治周期以及关键性基础性改革的期盼。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里把改革作为最核心的要点,新年致辞中把改革深化,关键性改革,作为对2018年展望的最重要一个要点提出来。

  在这些不确定性的基础上,我们再来认识中国经济会发现总体来讲发展的会更好,但困难也很多。最大的困难在于政府体制改革,以及政府债务率约束下政企关系、银政关系、银企关系的重塑。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人大国发院。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刘元春:2018年中国经济最大的困难在于政府体制改革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