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国经济的真相:削减社会福利、破除政府管制

2018-01-09 09:42:58 和讯名家 

  此前《美国经济的真相(之二):从税收的本质说减税》(http://mp.weixin.qq.com/s/mrWeTppZUsQISjmpBQWpQw)发表之后,就传出了中国对外资企业的利润再投资于中国的实施缓征企业所得税的的政策,不少人问我如何看,其实只要运用上述“之二”里的分析就能得出结论:

  其一,中国现在的财政赤字主要来自于社会福利(如社保)支出,不减支出而光是减税,是不可能的,只会导致这头声称减税,那头换个名义又加税——社保费改名为“企业年金”的例子已经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

  其二,对外资减税而对内资没有减税,如此“内外有别”,若我要上纲上线搞道德审判的话,往小里骂可以说这是有违“税收公平”,往大里骂可以说这是逼死自家企业以“资敌”。不过我反对也从不搞道德审判,所以我认为这种政策若长期执行,必须导致很多国内企业会设法找些外资掺一下股、以便摇身一变为“假洋鬼子”,好蹭这税收优惠。当年三资企业能自动获得出口经营权、国内企业则要另外申请审批的外贸进入管制就是这样被轻易绕过而名存实亡的。

  其三,与本文的主题直接相关,比起减税,废除政府管制远为重要。据我所知,不少外资企业纷纷撤离中国的原因之一,是中国近年来加强外汇管制,导致外资企业难以将利润汇出。它们将利润汇出未必是因为不再看好中国的前景,而是这些企业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布局它们的投资,资金不能自由流动已经严重妨碍了它们最优化其投资布局。结合前面的“其二”,就可以明白为什么中国要搞这种“内外有别”的税收优惠,就是因为它觉得对国内企业可以用行政手段不准它们对外投资,对外资企业却无可奈何,只好额外给予优惠来吸引它们留下。然而,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强迫没有幸福”,张五常教授早在80年代分析中国的外汇管制时就已经指出,用外汇管制的方式来对付资本外逃,只会是“阿崩叫狗,越叫越走”(这是一句粤语俗话,意思是“越不让走,越溜得快”)的适得其反。当时他设想了一个情景:如果一向奉行自由的香港突然宣布要实施外汇管制,你想资本会对香港更有信心而留下,还是立即逃个精光?如同“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资本逐利,唯一能真正让资本留下的是提高本国的投资回报率。以中国现在人口之多、市场之大,投资回报率本应是不用愁的,正是包括政府管制在内的“恶法”遍地导致交易费用大增,将投资回报率抵销得微薄之极、或是一干二净、甚至血本无归,才是资本仓皇逃蹿的真正原因。中国若不能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切实地降低交易费用,反而强化这些更进一步增加交易费用的政府管制,再怎么减税都将是徒劳的!

  以下才是本篇的正文——

  我在发表于《南方都市报》的《美国经济复苏的信号与密码》一文(http://mp.weixin.qq.com/s/Z1AufpJQeWIyxQSX38ESYg)讲完“减税”这对美国经济复苏的一大利好之后,紧接着就指出光是减税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废除政府管制。在此前的《美国经济的真相(之二):从税收的本质说减税》里也再次强调,如果减税的同时没有削减社会福利(其实最好是完全废除),则那些对社会只是蚕食租值、并不能在未来带来收入增加(即本质不是投资)的支出没有减下来,减税(即减收)实际上是进行不下去的。当时我就举了中国的社保亏空造成社保费口上说要降、最终还是换个名称(企业年金)反而上升的反面实例来证明这一点。

  《美国经济复苏的信号与密码》一文里已举了医药行业、西弗吉尼亚州这能源州的经济复苏的例子,与里根时代放宽对航空业的管制进行类比。该文发布后,有朋友在我的朋友圈里发了这么一段评论:

  =======

  我也认为美国经济真的在复苏,看到的跟俊慧有一点点不同:

  第一,工作容易找了。研究生物医药的朋友一次拿到几个offer;

  第二,收入涨了。朋友薪水是过去的一倍。

  第三,最关键的是,签订的雇佣合约里说明公司可以随时终止合约,没有任何补偿。(特朗普应该是相当成功地拆除了众多管制,尤其是工会。研究劳动合同的朋友不应错过。)

  =======

  这位朋友就是向我提供美国对医药行业大举放宽管制的信息的人,这里提供了更多的信息。早在特朗普削减对一些自然科学的政府资助时,很多人(包括川粉特别多的知乎)都在这事上骂他,但我却认为他做得对!

  很多真正懂经济学的人都承认,政府资助技术研发与推广是“捧杀”的坏事,而绝非好事,引来的只会是致力于“公关”政府的骗钱,而不是致力于“攻关”技术难点的真创新。我已经写过关于光伏、电动汽车、手机支付的技术进步等题材的文章对这方面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这里不再重复。这里要再次着重强调的是,基础科学的研究,其市场回报不明朗,是否就是需要政府插手扶持的对象?我的回答依然是否。常有人拿互联网最早是美国军方发明来作例证,但我早就批驳过了,见《苹果的applepay来了,它能改变中国目前移动支付的格局吗?——兼论为什么政府不要资助创新》(http://tieba.baidu.com/p/4361704592)(关键是“兼论”那部分)。有些基础科学的研究有军事价值,最初由政府来研发的真正原因是政府必须垄断合法使用暴力的权利,而不是只有政府才会有那个不计较利润与时间的耐性去研发。

  生物研究正是特朗普削减政府资助的对象之一,而上述这位朋友提供的信息验证了我当初判断特朗普这件事做得对是正确的。果然政府一撤出,市场就立即进来填补真空,反而带来更多的就业与收入——而市场是私人出真金白银,肯定会比政府更努力地尽可能降低信息费用,辨识并淘汰骗子。

  至于朋友提供的“第三”点信息,我看到的时候立即的反应也是觉得这一点才最重要。但后来再想想,那研究生物医药的人肯定是属于高级人才,其劳动合约里没有辞退补偿条款可能是不足为奇的,因为他的货币收入与非货币福利已经很高,劳动法中妨碍订约自由的“恶法”条款往往影响不到这些高收入人才,影响的是低收入的穷人,正如最低工资法会造成市场决定的均衡工资水平低于法律规定的最低工资的穷人失业,对高收入人才是没有影响的。所以我认为需要进一步了解医药行业高级人才的合约是否以前也没有辞退补偿条款,其它行业的低收入员工的合约是否现在也允许没有辞退补偿条款。

  由此进一步地引申,要看一国的经济是否真的有切实的增长,也是得看低收入之人的就业与收入有否真正源自市场的增加,而不是看高收入之人——事实上,经济危机本身会造成贫富分化,所以经济不好时高收入之人的财富反而有可能上升,却并不能反映经济好转(BTW,最近中国经济的所谓好转,我很担心其实是这种情况,仔细看看是否利润上升的都只是大企业)。

  美国经济真的在复苏,我最早觉察到这一点是听到德州靠近墨西哥这样的“边际”地区(即并非富裕地区)的楼价上升,逻辑类似于前面说要看穷人收入是否上升。事实上,张五常教授曾说过,中国经济改革是否真的有大成,关键是看农民的收入是否急升。我一直强调要尽可能废除所有社会福利,不懂经济学或并不真懂经济学的人会觉得我对穷人冷血无情。其实我最关心穷人,但社会福利表面上打着帮助穷人的旗号,客观效果却其实是坑害穷人的——这有点类似于上一篇分析税收时指出,对富人征重税,表面上是抑制大富之人的财富,消除贫富分化,客观效果却其实是重税只会征到中产头上,使得他们也沦为穷人,越发加剧了贫富分化。穷人——这里是广义的“穷人”概念,即不仅仅是指穷的人,还包括穷的企业(小微企业)、穷的地区——的收入是否有增长,是经济是否真的有增长的关键。但难就难在政府绝不能用直接派钱(社会福利、政府补贴等)或通过给予特权来间接派钱(如给予行政垄断权、通过工会或劳动法逼老板给员工增加工资或待遇)的方式来增加穷人的收入,这只会损害经济增长,最终其实是害了穷人;穷人的收入增加必须是来自市场的自愿给予,这才是可持续的。总之,经济增长也要看“边际”,这大概是“边际分析法”这种分析工具的“经济含义”吧。

  话说回头,现在我听到更多消息,越发地确定美国经济真的复苏了,因为这消息是说美国中部的穷州出现了“监狱看守荒”,反映的其实是“劳工荒”,因为大量监狱看守离职转去做工人,说明底层劳工的就业率已经达到充分就业,连监狱看守这样无技术的劳动力资源也被抽走。可想而知,充分就业之后必然是工资上升。

  《美国经济复苏的信号与密码》一文后读者“ivan951”说:“美国还有环保和工会两座大山,再加上力量无穷的圣母群体,减税是好,但是特朗普的几年任期能不能力挽狂澜还真是未知数啊!”无独有偶,我在知乎上看“如何看待美国参议院通过特朗普税改法案?”这个问题后面有个回答就是类似的看法:http://www.zhihu.com/question/263483323/answer/273126965,里面一些说法很偏激(看了后面他附的一些地址,更确信此人其实不懂经济学,关于中国房价的分析一塌糊涂),但关于工会与环保的观点基本是正确的。特朗普要干掉这两座大山当然不容易,不过因此就得出减税没啥影响就太蠢了,难道都忘记了中国古人的智慧之言“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了吗?只顾盯着减税相对于工会、环保这些“恶法”而言只是千里中的跬步就否定其价值,那岂不是永远都没有“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起步那一天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事实证明特朗普已经着手对付这两座大山。同样是在知乎,我在与减税有关的另一条提问下看到这么一个回答:http://www.zhihu.com/question/264383717/answer/280981848,里面提及的“美国高院工会案”反映着特朗普正通过司法途径打工会,确实是直追当年里根打工会的往绩。其实美国的工会相对于其它西方发达国家算是力量轻得多的了,就是得益于80年代已经被里根痛打过一轮,只是在汽车等一些传统行业里还有点势力。但一方面像日资车企都躲到工会势力薄弱得多的南部设厂,另一方面“福耀玻璃(600660,股吧)”在美国的工厂最近成功度过了工人投票否决在厂内设立工会的“一劫”,都反映着在美国还是有法子对付工会的(这在欧洲国家是不可想象的)。

  至于环保,《美国经济复苏的信号与密码》一文里提的西弗吉尼亚州的例子就是在“暗示”(鉴于中国现在将“环保”当成政治正确,在传统媒体上发表就只能暗示了)——所谓“传统能源”是指什么,你懂的!特朗普退出“巴黎协议”,又让西弗吉尼亚这种类似于我国的山西那样的能源州起死回生,显示出他对环保的强硬且霹雳的手段。事实上,我在上述文章中提到西弗吉尼亚州的GDP增长率高达3%,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这数据已经out了,像西弗吉尼亚、阿拉斯加等能源大州近来的GDP增长率当真是势头凶猛,最高的竟然有6%!——怪不得特朗普最近“得寸进尺”地声称能让美国整体的GDP增长率达到4-5%,甚至6%。要知道以美国经济的体量(基数)之大,3%的增长率已经很厉害的了。当年克林顿时代之所以被美誉为“新经济”,也就是GDP增长率较长一段时间里都保持在3%。

  不过,最最重要的,还是要看特朗普能否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真正做到“让美国再次伟大”,实际上是让美国政府克服地役权的强制力强大起来。我在《地役权·外部性·科斯定理》(http://mp.weixin.qq.com/s/5yHqbR7lKVW7eIyZtc0DwQ)一文中已经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建国初期的100年里能由资本家建起完善的铁路网络,现在却无力建高铁——加州的高铁在里根做州长的时代就已经有人致力于要建设,却直到现在都还建不起来。早期的资本家代理了政府职能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当时地广人稀,大量土地处于无主状态,因而“地役权”问题轻微得多才是最主要的因素。时至今日,除了钉子户之外,又加进上述的环保、工会的阻挠,还有动保之类的白左横行,如果特朗普真的能成功地推动美国大量更新基础设施,建成高铁这一类全新的基础设施,那就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破除政府管制的“综合成绩单”,因为这里头要挑战到各方各面的恶法。特朗普自己是做房地产起家的,对这里面的水有多深,肯定深有体会,绝非无知者无畏之辈。要说哪个行业出身的人做美国总统最有机会做成此事,确实也是非特朗普这类地产商莫属了。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一定能成功,只是说他已经是成功机率最高的了。以美国之大、需要更新及新建的基础设施数量多众,若特朗普真的能振作起美国政府在地役权方面的强制力之“雄风”,轰轰烈烈地搞起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美国整体的GDP增长率要达到6%还真的不是梦!——事实上我认为以中国还有广大的中西部需要开发,东南沿海发达地区也普遍需要建设地铁之类的交通设施以应对拥堵问题,还有大量的旧城改造……中国若能成功压制钉子户(“环保”这个新冒出来的“政治正确”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影响到这一方面),继续大兴土木大搞基础设施建设,GDP增长率达10%以上,再持续10年以上,也完全不是梦,什么“新常态”完全是妄自菲薄的扯谈!

  francofang曾说,他几乎要成为特朗普的粉丝,是看到他一当上总统就对外宣布了一系列的举措,其中包括规定国会以后每通过一条新规,必须以废除两条旧规为前提。最近也看到新闻,他甚至更进一步了,扬言以后是要“以1换22”(即每通过一条新规要废除22条旧规)。他还做了个秀,拿着剪刀要剪那厚达185000页的《联邦法规汇编》,声称要将页数减到1960年代的水平(2万页)甚至更少。当然,这只是说,我要看他是不是真的能做到。所以看到那条新闻的时候,我把它转发到朋友圈里,并配上一句话:特朗普夫人是“不到长城非好汉”,而特朗普则是“不能说到做到就非好汉”(按:上次特朗普来访华时,特朗普夫人去爬了长城,并获颁“好汉证书”)。

  还有一个问题,是非法移民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在性质上与中国的大城市户籍制度能否放宽限制包容外来工的问题如出一辙,而我早在2012年布置给学生做的一道作业题(http://tieba.baidu.com/p/4055851762)所给出的答案的最后指出了二者的相通之处。后来我又在2015年在《南方都市报》发表了《自相矛盾的户籍改革》(http://tieba.baidu.com/p/4201744284)一文,指出中国的特大城市要改革户籍,废除偏高的城市福利才是真正的出路,否则财政根本负担不起把非户籍人口的福利也提升到与户籍人口一样高的水平。看懂我以前这两篇文章的人,理应自己就能推理出美国的非法移民怎么才是正确的解决之道——那就是废除美国国内偏高的社会福利,则即使没有任何移民限制(也就不存在“非法移民”的概念)也不会对美国有任何损害,反而只会大大有利。目前特朗普要清理非法移民,是不得已的做法,类似于现在中国的户籍制度不能简单取消一样。如果特朗普是真正明白非法移民问题的本质,那么他会在废除足够多的社会福利之后,放松对非法移民的清理。所以,这一方面是否做得正确,还要继续观察下去,现阶段不宜轻率地下结论。

  说到非法移民,我倒是要随便提一下中国的情况。据一些知情的朋友告诉我,自从“新劳动合同法”导致企业管理员工的交易费用大增,再加上强化征收社保费之后,珠三角地区出现了大量的非法移民进入制造业工厂做工人的情况,主要是来自于越南。这消息让我感到很震惊。到目前为止我并没有亲身接触到这种事情,所以并没有全信。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中国正在步上美国的后尘。

  以前网上盛传广州有很多非法滞留的黑人,夸张到甚至说黑人占领广州。我是完全不以为然的,这跟美国现在被“黑命贵”的政治正确左右的情况完全不同。黑人的数量远远没到占领广州的地步,更重要的是他们绝大部分是安份守纪,其违法犯罪的比率之低甚至显著优于一些农民工大量来粤的外省人,因为中国对他们既没有制度化的歧视,也没有制度化的优待——这才是美国的黑人问题成为大问题的真正根源。我建议大家去看看南非这个更极端的例子。在种族隔离时代,这个国家的经济发达程度在非洲首屈一指,甚至比得上西方发达国家里的一些中下游分子。后来曼德拉这个黑人领袖当上总统之后这个国家的经济一落千丈,大有从发达国家“堕落”为发展中国家的“阿根廷第二”之势,网上很多对此现象的分析都跑偏到歧视黑人上去,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大搞社会福利将黑人养得堕落了。种族隔离肯定是有损经济增长的,这与“种族歧视是坏的”道德审判无关,而是违反了经济学理论所主张的生产要素自由流动才能得到最优的生产组合,妨碍国与国之间的自由贸易固然是损害经济,妨碍人与人之间的自由合作当然也是类似的错误。但南非的事实证明,种族隔离对经济的损害,比社会福利养懒人造成的租值消散要轻微得多!任何社会都难免或多或少有些恶法当道,连坚守“积极不干预”政策的港英政府治下都还有“租务管制”这一类明显是干预市场的恶法存在。但只要恶法的数量足够少,对社会的影响还是抵不过市场的正面力量,香港还是作为“四小龙”之一经济腾飞了。南非亦然,它在种族隔离时代经济繁荣的事实,并不能证明种族隔离不是恶法,因为不搞种族隔离的地方(如香港)也经济繁荣——用“边际分析法”是很容易排除这类错误的因果关系的。

  然而,珠三角地区如果真的涌现大量非法移民,却真的是可怕之事了,因为这反映着新劳动合同法、社保这两大恶法的“恶”的程度是有多严重,竟至于中国人口那么多、而且不像美国是个移民大国(因此外国人很容易被辨认出来)的情况下,仍然逼得企业要如此铤而走险使用非法移民……美国今天的诸多顽症,真的就很有可能成为明天中国的重疾啊!

  最后,特朗普废除社会福利的一大举措是废除奥巴马医改,但这一点我要留到下一篇再细谈,因为我主要是想着重从此事分析特朗普其人的“老谋深算”(不喜欢他的人可以说他是“老奸巨滑”),从而引出美国主流媒体对他的抹黑在客观上对我们认识特朗普的真相、以及美国经济的真相造成了“战略忽略”的效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李俊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美国经济的真相:削减社会福利、破除政府管制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